主题: 很多人都是离婚后,才明白这些道理

  • 风光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257
  • 回复:0
  • 发表于:2018/2/27 14:43:59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东营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第一章 幸福不过一秒


狭窄的试衣间里。

我被死死按在梳妆台上,四面都是落地镜,照得我无所遁形,屈辱的感觉,让我口不择言。


我流下屈辱的泪水,唇几乎咬破,我尝到了血腥混杂着泪水咸涩的味道。

我怎也想不到,今天本是我人生里最幸福的日子。和未婚夫沐欣宇一起试婚纱,竟成了眼下这样。

一个小时前。

我穿着纯白如霞的婚纱,小心翼翼的走出试衣间。

我不敢相信,曾经那样不堪的我,还能拥有这样的幸福。

外面沙发上,沐欣宇抬起头来,温柔似水的目光里充满惊艳,“亦霏,你真是太美了!”

“我看挺一般!”

一道低沉,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,明明如天籁,对我来说却像是地狱的雷霆。是他!这声音刻骨不会忘,怎么可能?!

我猛地抬头,对上来人那极俊的脸庞,飞扬的剑眉,眸中光芒如月射寒江。

心,几乎停跳。

慕冷霆!这,怎么可能?

七年了!噩梦一样的岁月,我逃避了七年了!竟在这一刻全然梦碎。

“哥,哪里一般了?亦霏在我眼里就是最纯洁的白莲。”沐欣宇不悦地挑眉。

“呵呵,白莲?”慕冷霆玩味地嚼着“白莲”二字,嘲弄地看着我,拍了拍沐欣宇的肩,“别急,我是说婚纱一般。来,我带她挑一件最合适的,保证让你……”他刻意停顿了下,“难以想象!”

下一秒,我还没反应过来,整个人被他一路拉进试衣间后台。

哥哥?怎么可能?他们竟然是兄弟,明明不是一个姓,沐和慕,怎么会?

幸福不过一秒,我只觉得人生彻底崩塌了。

“砰”一声,更衣间门被他重重甩上,接着,我被他重重推倒在梳妆台上,

一时没站稳,也顾不上疼痛。

“哗啦”一声,他扬手扫落桌上全部的化妆品。

“不,啊!”我完全无力反抗。

……

我闭上眼,不忍回忆。


这时,他一步一步走向我,迫人的压力令我无法喘息。


“慕冷霆,你够了吗?我们之间,早就结束了。”我颤抖地问。七年了,原以为和他这辈子都不会再见。

“够?”他薄唇一勾,长臂一挑,取下一件缎面婚纱。

我以为他要继续羞辱我,谁知他只是替我穿上。

他的动作极轻,极柔,与刚才的暴戾判若两人。那眼神里,满满的柔光,让我几乎错觉。

“好了,这样的婚纱才适合你。等会儿出去,你知道该怎么说。”他俯身在我耳边轻语,185的身高压的我无处可逃。


第二章 江城第一名媛


沐欣宇也许是等的太久了,倚着沙发小憩了会儿。

见到我的时候,他几乎是惊叹,“哥,太棒了,你怎么办到的?太美了!就这一套,定了!”

我望着镜中的自己,长鱼尾设计的绸缎婚纱,完美的包裹出玲珑的身材,莹白的肌肤透出红润,比起之前多出几分柔媚的女人味。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,顿时心虚地别开眼光。不想却对上慕冷霆,只见他冷笑一声。

“我先走了。”慕冷霆长腿一迈,“别忘了晚上家宴。老爷子有事要宣布。”

走前,他关照了沐欣宇一句。

“嗯。知道了。”沐欣宇目光一直没从我身上移开,看得我浑身发烫。

我脑子里嗡嗡的,一团乱。

门外,“轰”一声。

我远远一瞥,只见黑色的迈巴赫扬长而去。

“亦霏,其实我有件事一直瞒着你。”沐欣宇上前握住我的手,他似犹豫了一下,“其实我隐瞒了我身份,我是TAR-MU集团的次子,刚才那是我哥哥慕冷霆。我隐瞒了自己的姓,其实……”

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,也许是慕冷霆走了,突然的,两行眼泪控制不住的落下,

沐欣宇慌了,手忙脚乱的给我擦眼泪,“我真不是故意的,我也不是要试探你的真心,真的。我只是,我只是……我只是不喜欢家里那个氛围,我怕你有顾虑,你懂我的。对不对?”

“今天,我想带你回家,可以吗?见见我父母。不过你放心,我的婚姻,我能做主!”

我茫然地抬头。是啊,之前说好了找机会见他父母,毕竟……他向我求婚了,而我……

看着沐欣宇期盼的眼神,我脑子里一片空白。

猛地,我像是触电般甩开他,“对不起,我配不上你的。”我该醒了,怎么会傻傻地以为,过去的事就那样结束了呢?身体的痛感,时刻提醒着我。

沐欣宇急了,一把环拥住我,身体隐隐发颤,“你在怪我?我也不知道这家店是我哥名下的,我一直想找个合适的机会告诉你。今天是有点突然。”

我推开他,“对不起,我只是想冷静一下。”

TAR-MU集团,帝都第一财阀,他们是兄弟,这一切真是讽刺。

我不知自己是如何换下的婚纱,如何离开,茫然地漫步在初冬萧瑟的大街上,刺骨的寒风,吹落的树叶,入夜了,满街亮起的昏黄的长灯。

直到我冻的麻木,才回到我租住的屋子。

借着月光,我掏出钥匙,打开锁的那一刻,突然一只大手覆上我。

我惊得呼吸几乎停滞。

慕冷霆将我推入房中,反手锁上门。

“你要做什么?”我下意识地揪住自己,“你怎么知道我住这?”

我咬紧唇,“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!”

“结束?”他冷笑,伸手捏住我的下颚,“你忘了你是怎样不知廉耻地勾上我?呵呵,现在你装什么?既然选择开始,你没资格说结束。”


我痛恨自己的没用,泪水嚼在眼眶里。

我也不知道自己奔溃了几次,我躺在沙发上,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,气若游丝,“你到底想怎样?”

“给你一个星期时间,离开我弟弟。”他用指尖划过我。

“欣宇要是不肯呢?”我极力忍住心口的疼,别开脸去。

他挑起我的下巴,强迫我看着他深邃的眼,“很简单,演一出戏给他看,让他知道,你是个虚伪无耻的女人。这不是你最擅长的?曾经的,江城第一名媛!”

最后几个字,他几乎是一个个字咬出,每一个字都如利刃直击我心尖。

江城。

那个我想埋藏心底不愿想起的地方。

多么讽刺,我曾是江城第一名媛,而如今却落得如此境地。

“好,我答应你!”我听见自己的声音,心碎了一地。

这时。

“砰砰砰!”急促的敲门声响起。

他皱了皱眉,披了件外衣打开门。

来人直接冲了进来,看到我时,起先是恐惧般的震惊,接着哭吼,“江亦霏,贱人!”


第三章?江绵绵


自我第一次见到江绵绵,她就永远是一副无害的小白兔表情,惹人同情。而这个真正的贱人,此刻重重的甩了我一个耳光。

“霆哥哥是我男朋友,你还要不要脸?”今天的江绵绵大概是我见过的最失控的一次,五官扭曲,眼神狰狞。

我侧身避开,反手撂倒江绵绵,她避之不及,额头重重撞在桌角上,顿时一行鲜血流下。

“管好你自己的男人。你们都从我这滚出去!”我受够了,我再也不想见到这个害得我家破人亡,我爸爸被心机婊设计而生下的妹妹。

“啊,血!霆哥哥,你看这个蛇蝎女人!呜呜……你要替我做主。”江绵绵抱着额头,扑进慕冷霆怀中。

两人相依,这一幕是如此刺眼。

我刚想将江绵绵轰出去。

冷不防,“啪”一声,这是我今天挨的第二个耳光。

又是“啪”一声,另一侧脸也挨了一下。

这个力道,是他。

唇角,一道温热滑下,又涩又腥的味道。我的心,剧烈的抽痛了一下。

“何必跟她计较?”慕冷霆搂紧江绵绵,轻轻擦去她的眼泪,“绵绵,乖,你看,我不是替你教训她了?”

这一刻,我只觉得心口堵得死死的。

心太痛后原来是麻木的感觉。这世上,除了他,也没有人能伤我这么深。

我真是傻,七年了,我傻到以为自己忘了过去。

傻到自己以为爱上了沐欣宇。

直到,他们两人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。才发觉,一切都是自欺欺人。

我爱慕冷霆,爱到骨髓里,竟是那样卑微。

我躲了七年,逃避了七年,终究还是躲不过。

“那感情太好了,渣男配狗女。请你们滚。”我强忍着心痛,下逐客令。他们竟然有了孩子,那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,我脑子里嗡嗡直响,失控的吼道。

接着,我后悔了,明显我激怒了他。

“呵呵。你说什么?”慕冷霆这时放开了江绵绵,突然上前一步揪住我,“你这个心机婊,从我身上没得逞,现在想从我弟弟身上下手?江小姐,我突然改主意了。”

他暴怒的眼神,让我有不好的预感。

“你想怎样?”我的声音都不自觉颤抖起来。

慕冷霆使劲将我拽出门,也不顾一旁的江绵绵,他将钱包丢给江绵绵,“自己打车回去!”

接着他像拖麻袋一样将我拽走。

“霆哥哥!”江绵绵气得直跺脚,不甘心地在我们身后大喊大叫。可惜没人回应她。

慕冷霆拉开车门,将我丢进迈巴赫里。

“我想到一个好办法。我把你送给宋成,再让欣宇看到你的样子。这样,我那单纯的弟弟也该死心了吧。”

我猛地抬头,不可置信地瞪着他。

宋成,帝都臭名昭著的花花公子。他竟然!要将我送给那个人渣!

“你凭什么让别人作践我?”

他将一张纸摔在我脸上,“凭这个!”

登录查看大图
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  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